QQ空间手机版

秋树 今天21:01 浏览(0)
朋友们或许会问:“屠户就是宰牛解羊的,何来的‘大师’?”
听我慢慢道来——
在爱沙尼亚比赛期间,一天上午我们乘公车来到塔林郊外的一个叫做诺米的小镇,小镇上有一处集市,由一间一间小木屋组成,卖各类生活日用品。我们走到一家卖羊肉的店门口,看到窗子里挂着整块的羊皮,推门进去,一位身体壮硕的汉子正在分解羊肉,把不同部位的肉分离开,搁在托盘里卖,价格也不一样。我对羊肉不感兴趣,只是反复查看那几张羊皮。整张的羊皮熟的很柔软,厚厚的长毛,一把都抓不透,贴在身上暖暖的。
屠户不太懂英语,我就比划问他卖不卖?他点头OK,指指一张小纸条上的数字——55。我就决定买那块琥珀色的,那是一张成年羊的皮子,毛长且厚敦,弹性十足,像一张熊皮。我比划问他50欧元卖不卖?他稍一迟疑,还是爽快地点头OK。那张皮子很厚,我怎么卷 也卷不好。屠户汉子走过来熟练地帮我把皮子卷好装在袋子里交给我,这时我才发现他的腿脚不太好,走起来一瘸一拐的。我拿出50欧元递给他,双方都嘿嘿笑了。
我想,以后很难再来爱沙尼亚,他是这头羊的主人,买了他的皮子,和主人留个影也是挺有意义的,就比划照相的姿势,然后隔着柜台我们俩握手合影。我感到他的手又厚又有劲,充满了热情,一握便知他是个长期劳动干活的人。可惜我们没法交流,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
回酒店后越看越觉得这皮子好,也便宜,同去的沛沛和夏女士过了两天又去了那位屠户汉子的店,要再买两块皮子。回来后沛沛给我说了情况。那汉子见她们还要买皮子,头摇的拨浪鼓似的不卖了!汉子说那些皮子都是他从小养大的羊身上的,他舍不得买了。沛沛她们只好到其他店里买了两块回来。
我听了沛沛的描述这件事就想,他就是养羊卖肉为生的,有钱赚,何以不卖?但又一想,也许,头天他将那块大羊的皮子卖给我,晚上想来想去好失落。他把那些羊从小到大养起来,卖了它们的肉,又把皮子卖掉了,就再也看不到那些小生灵了,所以他有点舍不得了。他一定对那些羊充满了情感,那些皮子留在身边些许能够感到它们的存在,他的情感还有个依托。
想到这儿,我不由的对这位高大的屠户汉子肃然起敬。羊、羊肉、羊皮,对一个屠户来说,就如同商品,是他赖以生存的物质,可是他却没有把这些看成普通商品,而是寄托了他的情感。
活了这些年,头一次遇见如此心地柔软的的屠户,他将他的羊看得比钱重要。中国古代解牛的庖丁就是大师,这位爱沙尼亚偌米小镇上的屠户汉子难道不也是大师吗!
正因有了这段小故事,现在我回到家,将那块琥珀色羊皮展开观赏时,似乎也感觉到这头漂亮的爱沙尼亚羊的体温和咩咩叫唤的可爱形态,更想起偌米小镇肉店里那位憨厚淳朴善良的屠户大师……
来自GALAXY Note II